三百个孩子一起在Asker越野滑雪趣味追逐赛

三百个孩子一起在Asker越野滑雪趣味追逐赛 – Budistika https://www.budstikka.no/vintersport/langrennscross-samlet-300-barn-i-asker/689860!/ 孩子们从一个回转路段开始,然后爬坡。然后是一个连续凸起的下降路段和回转门,再次爬坡。紧接着的是一个转弯路段,并且有小门,他们需要弯身通过。到达终点之前,还有一些其它的小挑战。 “这个比赛非常有意思。我以前从来没有这么玩过。我是从一年级开始进行越野滑雪训练的。”八岁的齐一鸣小朋友对Budistika说。 增加了大众参与度 Holmen俱乐部的竞赛负责人Stig Valhovd解释了他们在几年前开始组织越野滑雪趣味追逐赛。他们正在尝试把它变成一个传统赛事。 “我们很早就来到场地,进行场地的搭建工作。很高兴看到今年有很多人参赛。”这位赛事负责人说。 “组织这样的比赛,是因为我们想降低参与比赛的门槛,而不是一个只为了最快。参与的孩子们可以获得乐趣,可以从另一个不太一样的角度评估他们自己。这是今天的比赛方式。明天将回到一般的越野滑雪比赛方式。”他补充道。 主场赛道 齐一鸣参加了Holmen IF俱乐部的越野滑雪训练,Holmen IF俱乐部和Asker Ski俱乐部一起主办了这次比赛。齐一鸣不出去比赛的时候,就在今天的Eidsletta进行训练。 “就像回到了家一样。”他说。 妈妈爸爸以及其他一些朋友来观看他比赛。(爸爸注:还有一些其他队友和家长。) “参加比赛还有其它乐趣。”齐一鸣很期望获得奖品。此前,他把Tour de Bærum的奖杯捧回家。(爸爸注:挪威比赛,10岁及以前,不发布成绩不排名,大家都会获得一样的奖品。) 齐一鸣认为最难的路段是最开始的回转下降路段。 “最有趣的是最后一部分连续凸起的路段。我感觉在快速下降的时候还能起起伏伏,真有趣!”他说。 良好的团队协作 Holmen俱乐部从2016年开始在Eid组织比赛。从2020年起,Asker Ski俱乐部开始加入参与组织。由于新冠疫情,2021年没有赛事,今年他们再次回到这里。 “团队协作非常好。”Valhovd说。大家把赛事所需设备运到这里并且进行安装调试,通常各俱乐部会把自己俱乐部内的赛事和公开赛事合并,这也是团队协作的原因之一。 有了人造雪炮,这个雪场的雪道核心是用人造雪打造的。今年的气候比较暖,雪场外另一侧的雪已经融化了很多。 “人造雪使我们能够在这里组织这场比赛。有了人造雪的核心,在这样的暖和的天气下,雪道能够持续得更久。”Valhovd说。 今天(星期六)气温零下几度,天气晴朗。这个周末(今明两天)会有大约六百个孩子来参加Asker滑雪节。 “天气非常棒,对于全天的比赛来说条件已经很好了。雪道的条件也很好。”赛事负责人说。

越野滑雪的一些相关知识

滑雪,国内首先想到的应该是高山滑雪(alpine/downhill skiing,slalåm),是一项穿雪板从高处滑下的运动。在挪威,滑雪应该是指越野滑雪(cross-country skiing, langrenn),是一项穿着雪板在田野中穿梭行进的运动。 越野滑雪场地一般有两种情况,一种是轧过的雪道(groomed-trail skiing)上,一种就是在大自然中(ski touring/back country)。 技术一般分为两种,传统式(classic)和自由式(freestyle/skating)。 下图就是圣诞节期间,我在Sjusjøen Natrudstilen Skistadion,右侧有两个凹槽的部分,就是传统式(classic)专用道,左侧平坦的有条纹的部分,一般供自由式(freestyle/skating)使用。

零下十度及更冷的天气该怎么给孩子穿衣服

请参考Tema Morsmål: Kle barna riktig i vinterkulda(挪威语),英语以及汉语,但是感觉汉语翻译的某些部分有问题。 孩子的皮肤更敏感,身体循环不如大人有效,所以在低温情况下,需要跟多注意孩子的穿衣情况。

Phishing is more common in Norway nowadays

My wife’s mobile bill on Nov. got a 50 NOK extra item about “Video”. And she called ICE service and got reply said “You need to contact strex.no yourselves.” We tried to open https://strex.no/ , and it obviously mentioned that the mobile number was not registered yet. Then we registered and found two transactions details, …

2020周末游-Ula Camping

时间:5月30日-6月1日 地点:Ula Camping 之前孙同学发现一个大帐篷Coleman Octagon 8 – Blue有特价,好像推荐了几家朋友,大家都买了。20公斤的6-8人大帐篷,刚好可以放在前备厢(frunk)里面。 恰好有个大周末,四家约在一起扎营。这个营地汽车不能开进去,需要在最近的停车场,把东西转到手推车上,然后拉到营地。营地没有电,附近有卫生间,因为疫情原因,厨房不开放。 其它都记不清楚了,走了一个tur,开车到远一些的地方走到海边试了试钓鱼,好像比较困难,收获也不多。

2019圣诞节Ustaoset之旅

10月下旬经何同学拉入蔡同学的Ustaoset圣诞滑雪群,感谢一块肉公司。 居住地点:60°29’57.6″N 8°02’25.6″E, Ustaosvegen 269, Ustaoset 时间:12月20日-27日 今年挪威再次回归暖冬,下过几次雪,然后很快就又升温化掉了。期间去Eid滑过两三次,无法规律运动。17日开始感冒,鼻涕像水龙头一样…18日19日在床上睡了两天,20日起状态稍好,中午过后接上娃就出发了。事先接到通知,目的地住处不让充电(应该是说不让从屋里直接拉电线给电车充电)。电话询问了了一下,用普通市电充电,每天150克朗。不过几家朋友说,就我一辆电车,不用充了,往返雪场坐他们的车。

2019年暑假北挪威之旅

过去十年里,基本上每年回中国,妞妞上学之后,都是暑假回去的,热热的中国。去年从中国回挪威后,基本确定这个暑假不回去了。圣诞元旦期间和一家朋友约定一起自驾去欧洲-丹麦德国。后来有些变故,几经讨论之后,我们家决定尝试从家里(大奥斯陆地区的Asker)自驾到挪威的罗弗敦(Lofoten),共两周。住宿以宾馆为主,偶尔露营。 计划订Lofoten酒店的时候,犹豫了一下,7月13日的好像被订满了,所以选择了7月14日-18日这个区间,然后行程就前松后紧了。确定在Trondheim停留之后,领导要求去大西洋之路,这样就初步确定第一站Molde。

2019周末游-Bø Sommarland

大奥斯陆地区,这个夏天,冷了很多。 好友钟同学和王同学,周四晚(6月27日)查了天气预报,发现周末(29日和30日)的天气很好,在午夜时间联系了我家和邓同学家,约在了Bø Sommarland,领导们沟通达成一致后出票。2天门票加一晚小木屋(Sanda Camping),2100NOK(2大2小日常门票价大约1436NOK,小木屋平常价格一晚890NOK)。 单程130公里左右,2个多小时。周六上午出发,快到游乐园的时候,有一段山路。我们路过游乐园后先去了木屋,放下了提前准备的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