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来袁萌更喜欢 GNOME 一些了

本篇博客有点标题党了,大家海涵一下。 袁萌:“模仿”不是发展中国Linux之路中提到“红旗Linux 6.0只是采用了X.org 7.2和KDE 3.5.7桌面开发平台,根本没有世界通行的GNOME版本。”。看来我们这位曾任中科红旗总工程师的“中国Linux之父”和正牌的“Linux之父”有不一样的爱好呀。笑谈一下,标题党到此结束。 长篇大论的,自然有人会去写,我这里也就是瞎喊一下口号,“模仿”也可以算是一条学习之路,不过对于Linux,我想我们中国缺少的却是贡献,中国也喊Linux喊了好多年了,Linux以及各GNU软件,乃至BSD软件中,中国人,尤其指大陆的华人,又做了多少呢? 空喊一下口号,该做什么还是要做什么的。

万恶的黄金周,百废待兴

不知道这玩意当初谁想出来的,在没有休假制度的中国推出了举国实行的黄金周,全国十好几亿人就在这几天都出来溜达溜达,谁受得了呀,只是让那些餐饮、交通、宾馆、旅游以及商业大赚特赚而已,老百姓是到处受罪,不出去玩的受罪,出去玩的更受罪。 而且更有意思的是,每年的星期、五一、十一其实都是固定的,但是这个破放假计划却只能在该黄金周前一个月推出,很是让人费解,为什么就不能提前一年把下一个年度的节假日计划全盘推出呢? 黄金周,除了上述行业累死,其它行业全部关门歇业,尤其是银行这玩意,其它的就不用提了,“百废待兴”,等着这儿黄金周快点过去吧。

红楼梦的一点小感慨

近日听闻林妹妹病逝,并且又闲来无事,就在网上下载了艺术人生-红楼梦20年的录像看。 里面的演员以及工作人员确实都很不容易呀。 只是有一点感慨,80年代初,一群19、20岁左右的男女青年走到一起学习拍摄,长达3、4年的时间,可以说是他们在人生中的一个重要阶段了。 导演谈到,他没有选那些成名的演员,而是找到了这些气质和书中人物类似的演员并加以塑造的。 从林妹妹病逝一事想起,会不会是红楼梦的拍摄把他们定格到书中的人物中了呢?SIGH。 BTW,不得不说宝钗的演员那段DV中说话有点太BT了。

Phonone和Solid的Oslo冲刺-2

昨天上午不到10点就跑到了公司,听会的同事还不少。主要是Kévin Ottens(Solid)、Matthias Kretz(Phonon)和Will Stephenson(Solid)三个人做介绍。Trolltech Oslo和Trolltech Berlin都有同事参加。 先是Matthias介绍了他们在这一周的大致工作,开始几天进行Review,后几天主要忙着重构,但代码架构还没有完毕,所以也就没有提供可供大家观看的demo。 因为这次呈现的标题好像只是供大家内部讨论,所以我这里就不大量描述细节了。 Kévin接着介绍Solid,Solid主要提供三部分功能,一个是向应用程序提供硬件信息,只提供信息的变化,例如设置的变化,外挂设备插入和拔出的事件等,一般是以Qt的信号方式提供接口,但并不向应用程序提供直接操作硬件的接口;二是电源管理,这部分会支持Power Scheme,CPU省电模式设置等等;三是网络管理,这部分是由Will负责的,他简单的介绍了以下KDE 3/4中有关的部分。 Matthias介绍Phonon,主要说明的是Phonon不是framework,所以不存在和xine、NMM、gstreamer等竞争的关系,它只是一个API封装,属于设计层面的东西。另外大致介绍了Phonon的前端和后端的架构。 另外,他们现在所做的工作主要基于Linux,估计接下来会考虑在Windows、Mac OS X上工作,提到了*BSD可能会有一定难度,他们的工作还是很需要熟悉各种OS的程序员的支持。会中,他们也向诸多Trolltech同事发出邀请,现在Solid和Phonon还很缺少程序员,希望大家多多参与。 有关Solid和Phonon这次冲刺的工作,请大家查看有关代码,编码工作目前还没有完成。

Phonone和Solid的Oslo冲刺-1

虽然知道最近KDE 4有个会议在Oslo进行,是有关Phonon和Solid,但因为没有具体信息,所以也就不知道和谁联系了。 今天中午的时候在公司内部IRC讨论问题,中间看到Simon Hausmann和其他人聊起他正在开KDE的会议呢,所以马上和他打听,他们周末还有没有活动,他说周六上午朋友们就撤了,但是他们每天晚上都工作到很晚,所以我可以下班以后过去,另外他们也对KDE中国有些兴趣。 下午忙得差不多了,就一路火车地铁跑到公司,17:30多了,公司大多数同事都下班了,虽然找到了Simon的办公室,但是他不在,另外一个同事带我到他们所在的房间,一个小屋子两张桌子,四个人四台笔记本。除了Simon,其他三个人分别是Kévin Ottens(Solid)、Matthias Kretz(Phonon)和Will Stephenson(Solid)。Will以前在opensuse-kde的邮件列表通过邮件,他是OpenSuSE中KDE团队的。 因为对于Phonon和Solid不熟悉,只是停留在知道是干什么的程度,代码放在那里都还不清楚呢,所以也就没有和他们讨论了。他们是利用这一周的时间一起review并且重构API,另外还可以在Trolltech的办公室里和很多Qt的开发人员进行讨论,获取更有价值的信息。更多的信息,请大家查看他们的blog吧。Phonon和Solid的代码都在kdelibs中,这里是他们正在工作的版本,本周过去应该会合并进正在开发的版本中。 简单介绍了一下我自己还有KDE中国,我在挪威、一个在新西兰(yunfan)、一个在英国(Huanzhou Zhu)、一个女孩在上海(千里)、一个在南方上海附近的小城市(yuanjiayj),还有几个在北京(dalin、freeflying等)。我们都没有机会聚聚呢。另外就是我们近期的工作,去年在云帆论坛讨论KDE而聚在一起,然后重建KDE中国,保持KDE DOT新闻的翻译(Simon听到这里很感慨的样子),正在为KDE 4的L10N工作做准备,希望能在KDE 4.0或者4.1发布的时候提供完整的中文翻译。还介绍了中国人主要参与的KDE应用,一个是yunfan的evaq,一个是liucougar的skim(scim的kde前端),不过都是KDE 3的,还没有时间迁移到KDE 4。提起evaq和QQ,Will说他们那里Kopete好像有人在做协议的插件,最近有个美国女孩要接着做,另外她可能最近到了中国,所以Will想也许她和我们取得联系会更好些,我会把她的邮箱转给yunfan,看看你们能不能合作一下,hehe。 另外提到了也许我们会把evaq迁移到KDE 4,Simon的建议是先用Qt 4实现,然后再KDE 4。 然后就是和Simon讨论有关中文或者东亚文字的处理,其中之一就是有关FontFamily的问题,他说Qt 3确实没有这个机制,因为要保证二进制兼容性,所以就没法修改了。现在的Qt 4已经支持FontFamily,而且可以基于字符获得字体信息。但是鉴于Qt出于一种Toolkit的位置,所以字体操作以基于操作系统为主,所以在X11上Qt可以直接读取X11中的FontFamily信息,另外还可以通过QtConfig应用进行设置。但在Windows上,因为操作系统的关系,得到的也只是单个字体,因为Windows系统并没有直接提供FontFamily的支持,所以Qt也是基于这个进行工作的。关于Mac的情况,Simon也提了几句,我没太听清,而且也不太了解。关于我提到在字处理和浏览器两个软件中,FontFamily是很重要的接口,他说一般对于这两种类型的应用,Qt中QFont提供的接口又不太够,所以这两类软件一般都会有自己的底层代码进行处理有关字体的东西,另外可以配合QTextLayout、QTextFormat和QTextCharFormat进行工作。我说服不了他,hehe。 然后一起简单地在Trolltech的食堂吃了点东西,他们又开始忙了,我就赶紧撤了,不赶再打扰他们了。 明天上午10:00-12:00,他们要做Presentation,豁出去了,明天上去接着来听,中午回客户那里上班,晚上拉点晚,弹性就是这点好呀。 希望我以及KDE中国的朋友可以为KDE 4多做一些贡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