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年十一出游简记

十一出游回来已经有一个星期了,因种种杂事而未能写出些文字。

出游一事酝酿已久,大学毕业之前因为资金有限,只是在很小的范围内走走。工作之后,因第一年给自己增添些硬件设施,占用了大部分资金,所以也还是没有条件做长途一些的旅行。至十一前,资金问题终于解决,所以才开始计划出游。初步打算就是过长江,在长江中下游走走看看。

上海、杭州、苏州、南京以及其它很多城市都是值得去的,于是我开始和在那里工作的同学同事联系,如果把住宿一事解决,就可以省去大笔资金,毕竟还不是很宽裕。原本想先到上海的,因为同学们在十一初都要先回家(他们的家都不在上海),所以就改在了杭州。计划大致如下:10.1-10.3杭州,10.4湖州(有一个很不错的同学在那里,顺便看看),10.5-10.6上海,10.7-10.8南京。走之前在水木清华上找了两篇关于杭州旅行的文章,放到了Platinum上,以供参考。

因为我已经买了一台数码相机,Canon G2,所以摄影的设备是有了,不过只有128M+32M的CF卡,估计是不太够用,所以就向十一不出去的同事借了128M、64M的CF卡各一个。一个不幸的消息是我的CF卡读卡器出了问题,只好找同事借了一个。但是就是这些卡,估计作多可以撑两天,八天的连续作战肯定是不够,一狠心,去了中关村850元买了一个USB移动硬盘盒和一个20G的笔记本硬盘,这下装备算是比较全了。

因为提前约10天左右才确定行程,再订火车票已经是比较晚了。www.036.com.cn已经没有票卖了,郁闷中。幸好在办公室里,我的电话是直拨电话,一个不错的同事刚刚获得消息,有一个铁路的信息台(962586,9:00-20:00开通)可以订火车票。那我也试试吧,3元/分钟,还要放半分钟音乐,真能赚。去上海的票都没了,去杭州的T31(北京-杭州)还有,虽然没有硬卧,但是硬座也可以了。第二天上午由同事顺便一起稍了回来,票价200元,手续费5元。可以出行了,心情也开始不平静了。然后考虑的就是返程的车票,记得在北京站看到的是可以出售12日内返程车票,所以我就在27日下午到了北京站,一问没有,心情更紧张了,然后就在网上查询南京可以订票的地方,找到了一两个说可以订的,赶紧通知南京的同学,让他给盯着些。

30日中午吃完饭,请了半天假,拿着东西就直奔北京站。临上车前,去售票处一问,10月8日的T66(南京西-北京)有硬座出售,赶紧买下,先保证能回来再说。(本来一直想买T86的,苏州-北京,这趟车7:30左右到北京,赶到公司还是来得及的。)然后通知南京的同学,如果能有硬卧买,就买下,实在不行,我这里还是能回去的。

上了火车之后,果然是高峰时期,人确实很多。同座的是一个去上海的女孩子,对面是一对情侣,比我大些,他们去杭州。15:50发车,看着两边,逐渐走出市区,心情慢慢地感觉好了起来。一会儿用Platinum看小说,一会儿看看窗外,我已经有快两年没有走出大城市了(只是在京津往返)。天慢慢黑了下来,只能看见窗外点点灯光了,于是就是附近的三人攀谈起来,尤其是同座的女孩子,在杭州住过三年,给我简单的介绍如何在杭州玩。慢慢地,夜深了,两个女孩子开始睡了,我和对面的男士聊的起兴,基本上一夜未睡到了杭州。

杭州的同学在我出发前就建议我下了火车,先到他那里休息一下。我原以为熬一夜不是什么大问题,所以下了火车买了地图就直奔浙大了,想看看学校的风景。坐着公交车,看着地图,听同座的杭州女孩子说浙大有好几个校区呢(没办法,合并了好几个,还没搬到一起)。玉泉校区是主校区,于是我就来到了玉泉,在大门口拍了几张照片,慢慢地向里走,不是很大,在主席像旁边呆了一会儿。慢慢地感觉到困意,好累,无奈,又乘公交车到了同学的住处。上了一会儿网,吃过午饭,下午睡了一大觉,然后是晚饭。吃罢晚饭,向同学借了一辆自行车,拿着地图、相机,直奔西湖。沿文苑路、文三路、环城西路骑到了西湖边,看了一下地图,杭州确实比北京小的多了,这一段路程大约能有杭州东西向的一半了,在北京,想都不敢想。

来到西湖边,湖滨路开始的一段没有专为自行车准备的车道,所以就在便道上有时推,有时骑。沿西湖的东岸往下走,这边灯光很多,有很多小公园可以看,不过因为是十一第一天,人也是很多。在湖边,呼吸着水边的空气,不像北方那样干燥,那么多尘土。湖边的亭子、树、建筑上都有霓虹灯,加上水中的倒影,很是好看,还有在湖里划行的船。慢慢地向前走着,一边看着景色,一边拍照。中国美院附近有很多酒吧,人气自然很旺。后来走到一个仙女的雕塑前照了很多相片,然后就是钱王祠附近了,有很多牌坊,上面的题字都比较有特色。后来越往南走,人气也越来越少了,后来干脆骑上自行车,沿西湖的南面和西面骑回同学家,感觉南面和西面荒凉了很多,夜里也没有多少人。

2日早晨起来后,吃了同学准备的早餐——肉粽,这是我第一次吃肉粽,味道和北方的用豆沙或者枣做的粽子味道就是不一样。吃饱之后,就下了楼。一看手里的零钱不够,就去买了一瓶矿泉水,换了些零钱。这次南下,感觉比较深刻的就是,这里壹圆的硬币被北方用的多多了。坐上了公交直到黄龙体育中心,因为我从地图上看到黄龙吐翠离同学家是最近的,然后徒步走到黄龙吐翠,一进门就是一个刘海戏蟾的雕塑,然后就是满眼的竹园了,不知为什么,心里总是觉得竹园比树林让人感觉更舒服一些,也许竹子的表面是光滑的缘故,不过令我比较头痛的就是,很多竹子上面都用红色的油漆写了一些数字,我还是想看到更自然的竹林。后来比较有印象的就是月老祠了,不过我既然是一个人独来,就没有必要再细看了,^_^。后来终于看到那个所谓的黄龙吐翠了,本来一个很好的小瀑布(估计还是人造的面大一些),非得加上一个人工的龙头,很煞风景,倒是下面有个石碑上的题字还是很不错。从黄龙吐翠出来,本来想走到宝石流霞的,但是后来不知怎么却一直走到了西湖边,这一路上路过一个餐馆,很有特色,外面的墙上爬着一个巨大的龙虾,应该是陶制品。

从断桥残雪开始走起,因为天气不错,又是十一第二天,好多人。不是冬天,所以残雪也无从谈起了,于是就开始走白堤。道路两旁的花卉很是好看,还有很多蜜蜂蝴蝶,不过我发现有一种蜂,很是特别,比一般的蜂大,身体是深蓝色或者黑色,以前在别处未曾见过。本来看到一个很漂亮的蝴蝶,想多照两张,没想到却有一个男人把蝴蝶打倒在地,周围的人都一起斥责他,后来一个女孩子轻轻的把蝴蝶放到了花丛中,蝴蝶很长时间都没有动,有几个走过来(他们没有看到前面的事情),其中一个一把抓到了蝴蝶,以为自己出手实在太快,很是高兴。我就把前面的事情告诉他了,然后他又放下了蝴蝶,蝴蝶刚被放到花丛中,就拍了两下翅膀飞走了。白堤不是很长,但是在这里看到了好几辆双人自行车在白堤上骑行。然后就到了平湖秋月,不是夜里也就无法欣赏月亮了。来到了西泠书画院,看到了很多篆刻和书法作品,没时间细细地看,之后加紧拍照了,只是人去楼空,只是一些游人,实在没有生气。来到秋瑾墓前,对女英雄早已心生敬意。黄宾虹大师的铜像被有人们摸的浑身锃亮。

又走到了西湖岸边,开始走苏堤了,和苏堤相比,白堤实在是太窄了。苏堤很宽,中间的道路也比较宽,两边的草地上有很多人在上面正在进餐。一路上看的比较多的是一种用竹子的一种小乐器,可以用来吹奏。不过苏堤上的人也比白堤上的多多了,只是慢慢走过,看看两旁的风景。走到了花港观鱼,先坐船到湖心的几个岛去看看,到了岛上,才发现人实在是太多了,也许是时间不凑巧,正好是中午,出岛的人太多了,大家都在排队等船。尤其是三潭印月处,人更是多。好不容易又上了船回到花港观鱼。进入了花港公园,鱼实在是太大了,太可怕了。于是对鱼没有了兴趣,只是一路走一路看花。一边看花一边想,以后有了自己的房子院子之后,再来想想种些花草,应该比养些小动物要容易的多吧。出了公园,到了南山路。雷峰塔是重建的,就没有必要再看了。5点多了,还没有天黑,看了一下公交车牌,还有到钱塘江大桥的,所以就上了车直奔钱塘江大桥,到了那里,一点也没有看到潮水的样子,听江边卖东西的人说每个月的十八(好像是这一天)的潮水还是可以看的。来杭州之前就听说了,今年的观潮有出了些事故。不过钱塘江大桥确实不怎么好看。天慢慢黑了,坐上了一辆公交车,到了市中心武林广场,正好有一个公园,里面有喷泉和雕塑,夜景不错,于是就停下来照了些照片,然后做公交车回同学那里了。走了一天,好累,又上了一会儿网。

3日早晨吃完早餐之后,本来想先去灵隐寺再去龙井看看的。在公交车上和车站上,听两位阿姨说这个时间灵隐寺人很多的,还是先不要去了,下午再说吧。于是我就直奔龙井,正好在公交车上遇到一位自称就是龙井村的阿姨,和她一路闲谈,跟着她就来到了龙井村,她向我介绍了每年什么时候的茶叶最好等等。到了她家,先给我泡了两杯茶,她说一杯是清明前后的,一杯是晚些的,前面的一杯要好些。我正好口渴,一边闲聊一边喝水。在家里,父亲经常喝的是花茶,我也不是经常喝,不是很习惯。不过这绿茶,倒是还可以适应。聊了一会儿之后,就决定在这位阿姨这里买些茶叶了,价格是清明前后的茶叶280元每斤,玩些的180元每斤,记忆里好像比网上提到的价格差不多,另外看看自己带的银子,就要了前者一斤,后者六两。然后就拿着相机到附近拍了些茶树的照片,不过看到了有些茶树长出了花骨朵。拍照之后回到阿姨家拿了茶叶,准备继续出发,阿姨把我送到村边,告诉我继续向南,就是九溪十八涧了。告别了阿姨,自己一路向南。应该说就是山里的一条道路了,人不多,比昨天在西湖上的心情更是舒畅了。道路两旁的山上总是会看到片片茶树林,走不远就会看到小溪,溪水清澈。一边走一边想,以后住到这里来也是蛮不错的,不过转念又想,自己是不是能适应南边的潮湿的天气,算了,不想了,继续走着。走在这自然的环境中,心情不知道为什么就越来越舒畅了。来到了九溪烟树,上面的瀑布很是好看,在瀑布边上稍有些冷(也许是刚才走的出汗,现在有些凉了),由于时间的缘故,我就没有再向上爬,出了公园(顺便说一下,这个公园门票2元,好便宜呀)。后来就做了一辆摩托三轮开到钱塘江边,给大桥和六合塔照了几张照片。然后就坐上公交车,直奔虎跑了。印象较深的有一个是李叔同纪念馆,还有一个就是济公殿了。从虎跑出来,就坐车直奔灵隐寺了,好失误,人多的没法再多了。进去之后,什么飞来峰上都是人,匆匆忙忙逛了一圈就出来赶紧往回赶了。

因为有个不错的同学家在湖州(十一这几天也正好在家,平时在上海工作),在我出行之前作计划的时候,她就热情邀请我去做客,所以4日早晨从杭州同学家出来,就直奔杭州汽车北站做了一辆中巴去湖州了。大约10点到了湖州,然后打车到她家,湖州的出租车还是比较便宜的,6元起步。到了之后,她就招待我休息一下,还给了我一些菱角吃,紫红色的,很有水分的。稍作休息之后,和同学一起到市区吃午饭,一个叫千张包子的店,一开始我只以为千张包子是形容摺多呢,一吃才知道原来这里管豆腐皮叫千张,用豆腐皮包上馅儿,就称之为千张包子。吃过午饭,她领我在市区逛了一下,湖州市区倒不是很大,逛了一会儿就差不多了。然后我们骑车到4路公共汽车站,乘公共汽车到太湖公园。湖州在太湖的南面,来到太湖边,看着一望无际的湖水,才显得西湖的小。不知为什么,这几天却是很热,在太湖边的桥上走的时候,晒得人直出汗,偶尔有从湖面上刮来一些风,稍解热气。湖面上只有一些汽艇和脚划船,好像没有看到手划船,可能使湖面比较大,风浪大些,所以就不让滑了。另外天气也比较热,所以划船的想法也取消了。她向我介绍着,说这里10月1日到3日进行了极限比赛,今天他们都撤了,所以人气大减。后来又做了一次汽艇,比较刺激。从太湖公园出来之后,就回了市里。晚上又赶上了同学家里的家宴。

第二天早晨起来之后,告别了同学和她父母,就又到了湖州汽车站。买了一张到上海的车票,然后在那里等车,这里的汽车站很是正规,有计算机打出的正式车票,每个人还发一小瓶矿泉水,汽车也很不错。坐着汽车,打着盹就到了上海,进了上海,觉得这里的高层建筑是比北京多。从闸北区虬江路车站下来,给上海的同事打了个电话,确定了他的住处,就坐上轻轨到了延安西路站,换乘公交到了同学家。吃了些午饭,就从同学家里出发,直接坐公交到人民广场,然后在人民广场稍微走了走之后,就直奔黄浦江边了,在江边走了好一阵子,才找到轮渡,5角,好便宜,坐着轮渡就到了浦东,黄浦江比海河宽多了,船也很多,说明这里的水运还在继续进行着,而海河现在也就是一个小水沟的作用了。到了浦东,就沿着江边走,一直向东方明珠走去,走到那里之后,天都快黑了。买了一张东方明珠的一层票,上海城市历史博物馆,进去之后,觉得她很是不错的,能够这么详细的介绍一个城市的历史,我想连北京、天津都没有做到,这确实是切切实实的文化一个表现。里面主要是一些蜡像人和很多小布景。等从里面出来时,天色早已经全暗了,照了几张东方明珠的夜景,赶紧往回赶了。

6日上午带着行李就来到了市中心,中午和一个同学在市中心会合。两个人到必胜客要了些冷饮,就聊了起来,一年多没见了,彼此的变化还是比较大的。下午两个人就一边聊,一边赶往上海火车站,没想到在路上就赶上了下雨。到了火车站,买到南京的车票,售票员说没有了。我还以为自己也许会被拦在上海了,这是一个人过来问我们要不要“去南京的车票,他那里有一张K816,我一看就赶紧买了吧。没想到比特快慢了很多,特快也就三个半小时吧,这趟车竟然走了五个小时。晚上赶到了南京,然后坐公交车到南京政治学院。南京火车站很乱,正在修。到了同学那里吃了些晚饭。我和他是初中同学,已经有十年没见到了,自然聊了很多。另外这也是我离开学校一年半之后,第一次住在学校里面,感觉不错。

7日早晨起床之后,和同学来到校外吃了早餐。坐上公交就奔中山陵了。虽然是十一假期的最后一天,可是游人还是不少,天气还是有些热。“博爱”、“天下为公”,现在有几人又能做到。“民族、民权、民生”就更不用提了。到了墓内,因为工作人员没有批准拍照,所以周围墙壁上的文字没有记录下来,过了这个一个多月,没有能记下些什么,大致就是国父的生平。记得就是上山的时候,看到一只石狮的一条腿断了,还有就是两个鼎,其中一个被人摸的锃亮。到了墓后,有机会把中山陵建陵史料展拍了下来,没事的时候,还可以重新翻阅一下。后来从中山陵下来,就去了明孝陵。孝陵里比中山陵明显人少多了,可以慢慢的走了。不过还是有很多人坐在“治隆唐宋”碑下的龟上。后来走到一个碑林,拿起相机一通拍,可以回来慢慢欣赏了,害得同学在旁边等了半天。然后就走到了一处对明东陵的介绍前,介绍的是朱元璋的儿子朱标。我和同学都有些饿了,下午大概一两点了,匆匆忙忙出了明孝陵,同学还说带我到梅花山看看,然后就回市里吃饭,一出门,我们就进了一个入口,没想到进去以后,他说这里好像不是梅花山,走了一阵子,看到了曹雪芹的碑和一些建筑,建筑的名称好像就是《红楼梦》中的名称。终于走到了一个出口,不过这里有一个牌楼,上面写着“太虚幻境”,下面有一个池子,里面有很多细水管,向上喷水,如果你选择某个合适的角度,就会看到彩虹的效果,同学讲话,“够太虚幻境”。出了门才知道这里叫“红楼艺文苑”。然后就返回市里,吃饭回学校了。

8日上午,同学请了假(军校的纪律还是比较严的),陪我出了学校,我们做了一辆公交,后来做了一辆中巴到了南京长江大桥的北岸,然后就在大桥上由北向南走。桥看上去很老了,一共只有四车道,来往车辆不停,都是疯狂的开着。只要一停下脚步,就会感觉到桥在上下颤动着。一边拍着大桥,长江,一边向南走,我又从北岸到了南岸。下了桥,打了一辆车来到玄武湖公园,因为已经过了十一假期,人简直就没法再少了。看着湖水,没有那么多人的纷扰,心情还是蛮不错的。一边慢慢的走着,一边和同学聊着些什么。后来干脆就坐在湖边的草地上聊。聊了很长时间,下午就回去了。后来又在校园里走了走,军校和地方院校还是有很大不同的,不过我感觉最大的差别,这里的女孩子都特别健康,不像在地方院校中长看到的那些瘦瘦的女同学。8日晚,告别同学,坐上了T66回北京,这一夜没睡好,因为玩了好几天的缘故,还是很想睡的,可是不知怎么的,感觉就是没有来的时候舒服,只是在5:–7:00时小睡了一会儿,到了北京,还是很困的。

不过这几天的出游,使我心情变得更好,确实不错。就写到这里吧。

我的一点自我介绍

出生在文革后,父母都是被文革耽误的一代人。生于内蒙古,不过因为住的年头少,印象已经不深了。

五岁的时候开始在天津住(祖父母家),住了两年,并读了小学一年级。父母和妹妹都到了河北省。

后来由于祖父病了,祖母除了照顾祖父,没有时间再照顾我了,我就回到了父母身边。一直到了初中,由于天津市的政策——知青子女可以有一个回津的指标,家里也为我有一个更好的学习环境,就把我办回了天津。

接着就是在天津读的初中后半段、高中和大学,总之感觉到了城市的学校比农村的条件好,大城市的学校比小城市的条件好。另外还好,还算是一路向上走的,学校的条件还是越来越好的,比较幸运吧。

还没毕业就来到北京的一个企业开始了我的职业生涯吧,快有一年半了,比学校里学习的东西多多了,不过还是比较怀念学校里自由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