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埃克苏佩里《小王子》节选

小王子

【法】圣埃克苏佩里/著

【中】胡雨苏/译

二十一

这时来了一只狐狸。

“你好。”狐狸说。

“你好。”小王子彬彬有礼地回答。他转过身子,但什么也没有看到。

“我在这儿呢,在苹果树底下……”那声音说。

“你是谁?”小王子问,“你真漂亮……”

“我是一只狐狸。”狐狸说。

“来跟我一起玩吧,”小王子向狐狸建议说,“我苦恼极了……”

“我不能跟你一起玩,”狐狸说,“我还没有被你驯养呢。”

“啊!对不起。”小王子说。

但是他思索了一阵子,又说道,

“‘驯养’是什么意思?”

“看来你不是本地人,”狐狸说,“你来寻找什么呢?”

“我来找人。”小王子说,“‘驯养’是什么意思?”

“人,”狐狸说道,“人有枪,他们打猎,这可真讨厌!他们也养鸡,这是他们唯一关心的事。你也找鸡吗?”

“不,”小王子说,“我是来找朋友的。‘驯养’是什么意思?”

“这是早就被人忘了的事情了,”狐狸说,“它的意思事,‘建立联系’。”

“建立联系?”

“当然啦。”狐狸说,“对我来说,你跟成千上万个小男孩一模一样。我不需要你,你也不需要我。对你来说,我跟成千上万只狐狸毫无差别。但是,如果你驯养了我,我们就谁也离不开谁了。那时候,我在世界上只有你,你在世界上只有我……”

“我有点明白了”小王子说道,“有一朵花……我想,她已经把我驯服了……”

“这是可能的。”狐狸说,“在这个星球上,可以说是无奇不有……”

“哎呀!这不是地球上的事。”小王子说道。

狐狸显露出非常惊奇的神色。

“在另一个星球上?”

“是的。”

“那个星球上有猎人吗?”

“没有。”

“这可真有意思!那么,有老母鸡吗?”

“没有。”

“没有十全十美的事物。”狐狸叹息道。

可是,狐狸又把话题转了回来:

“我的生活单调乏味:我捉鸡,人捉我。所有的鸡都一模一样,所有的人都一模一样。因此,我感到有些厌烦了。但是,如果你驯服了我,我的生活就会充满欢乐。我会分辨出一种与众不同的脚步声。别的脚步声会叫我躲进洞里去,而唯独你的脚步声会像音乐一样,唤我出洞来。再说,你瞧瞧!你看见那边的麦田了吗?我从来不吃面包,小麦对我毫无用处。麦田也不会使我产生任何联想。这是多么可悲啊!但是,你又一头金黄色的头发。一旦你驯服了我,那将是多么美好啊!那金黄色的小麦会使我想起你来。于是就连那滚动在麦浪里的风声,也会叫我喜欢听的……”

狐狸说到这里就不作声了,它久久地看着小王子。

“请你……请你驯养我吧。”它说。

“我很想驯养你,”小王子回答,“但是我没有那么多时见。我得去寻找朋友,我还有很多事物要认识呢。”

“只有被人们驯服了的事物,才能为人们所认识。”狐狸说,“人们再也没有时间去认识别的什么事物了。他们总是到商人那里去买现成的东西。但是,由于世界上还没有出售朋友的商店,所以人也就没有朋友。要是你想交一个朋友的话,你就驯养我吧!”

“那么应该怎么办呢?”小王子问。

“应该很耐心。”狐狸答道,“开头时你就这样坐在草地上,要离我稍远些。我偷眼看你,你什么也别说。言语是误会的根源。但是,你每天都可以坐得离我更近些……”

第二天,小王子又来了。

“最好在同一时间来。”狐狸说,“比如说你下午四点钟来,我从三点钟起就开始感到幸福了。愈是临近四点钟,我就愈是感到幸福。四点钟一到,我就会坐立不住,惴惴不安起来:我将发现幸福是有代价得!但是,如果你随便什么时候来,我就不知道该在什么时候做好心理准备了……这需要养成习惯。”

“什么叫习惯呢?”小王子问。

“这也是一件早被人忘掉了的事情。”狐狸说,“所谓习惯,就是使某一天不同于其他的日子,使某一时刻不同于其他的时刻。比如说,捉我的那些猎人们就有一个习惯。他们每星期四都和村里的姑娘们跳舞。于是,星期四就是一个美妙的日子!我外出散步,一直走到葡萄园。如果猎人们随便什么时候都跳舞,每天又都一个样,那么我也就没休息的日子了。”

就这样,小王子驯服了狐狸。分手的时候快要到了,狐狸说道:

“哎!我肯定会哭的。”

“这是你的过错”小王子说道,“我本来一点都不希望你难过的,可你偏偏要我驯服你……”

“是这样的。”狐狸说。

“你都要哭出来了。”小王子说。

“那当然。”狐狸说。

“可你什么好处还没有得到呢。”

“由于麦子颜色的缘故,我还是得到了好处。”狐狸说。

然后狐狸又说:

“你再去看看哪些玫瑰花吧。你一定会明白,你的那朵花是天下独一无二的玫瑰。当你回来向我告别的时候,我将赠你一个秘密做礼物。”

于是小王子就跑去看那些玫瑰花。

“你们一点也不像我的那朵玫瑰花,你们还什么都不是呢。”小王子对她们说。“没有人驯养过你们,你们也没有驯服过任何人。你们就像我的狐狸过去那样,它那时只是一只与成千上万只狐狸一样的狐狸。可是,我现在已经和它交上了朋友,它现在就是世界上一只独一无二的狐狸了。”

这时,那些玫瑰花们感到很难为情。

“你们美丽,但是你们空虚。”小王子又对她们说道,“没有人能为你们去死。当然,一个普通的过路人会以为我的那朵玫瑰花和你们一样。但是,她单独一朵花就比你们全部都名贵。因为她是我浇灌的花。因为她是我放到玻璃罩下的。因为她是我用屏风保护起来的。因为她身上的毛毛虫(出了两三只变蝴蝶的幼虫外”都是我除掉的。因为我听过她倾诉愁苦或自夸自赞,有时甚至还倾听过她沉默无言。因为她是我的玫瑰花。”

小王子又回到了狐狸身边。

“再见。”他说。

“再见。”狐狸说,“这就是我的秘密,它很简单:只有心灵才能洞察一切,肉眼是看不见事物本质的。”

“肉眼是看不见事物的本质。”小王子重复着这句话,要把它记在心间。

“正因为你在你的玫瑰身上花费了时间,这才使她变得如此名贵。”

“正因为我在我的玫瑰身上花费了时间……”小王子重复着这句话,要把它记在心间。

“人们已经忘记了这个真理,”狐狸说,“但是你不应忘记它。你要对你驯养过的一切永远负责,你要对你的那朵玫瑰花负责……”

“我要对我的那朵玫瑰花负责……”小王子重复着,要把它记在心间。

齐亮键盘录入于2004年2月6日23:53

钱穆《国史新论》读后随笔

2003年1月7日夜开始写的

很长时间没有静下心来好好看书了。在一个朋友的激励下,重新在工作之余拾起书本。当时朋友的建议是先看一本薄一些的书,最好在一个晚上坚持看完,这样坚持下去,就可以逐渐把读书的习惯形成。翻遍自己的书,选出了卢梭的《社会契约论》,应该是很薄的书中,最有兴趣看完的了,最后是坚持了三个晚上把这本书看完的。看的过程中觉得不是很适应译文,也许是译者距离现在有一段时间了,词语方面觉得理解起来有些困难,所以当时也没记录下来什么东西,争取以后重读此书的时候再说吧。

读的第二本书就是钱穆的《国史新论》,虽然越读的多一些,越觉得自己了解的东西太少,但一方面应朋友之请,写点东西向她介绍这本书,另一方面权当读书笔记之类的东西,所以决定写下点什么。

我读的是2001年6月三联书店的版本,书中共有十四章。

书中一个很重要的观点就是反对很多人按照研究西方历史,按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等社会阶段的方法来研究中国历史。作者逐个朝代进行分析,并与西方常提到的封建社会进行对比,体现了中国历史的特色,并非一些人所讲的完全的黑暗的封建统治。另外作者拿中国和西欧进行对比。中国几千年的文化,如果都是那么黑暗,她是怎么过来的呢?其中必有其可以吸收的地方。

“故中国历史实可谓有社会有国家,其言盛衰兴亡,盛衰乃指社会言,而兴亡则指国家言。但亡后复有兴,衰后复有盛。以观西洋史,则实当可谓有社会无国家,故西洋史各地有盛衰无兴亡。”(P55)

“今再深一层言之,亦可谓西方文化,实仅停止在社会财货生活一阶段上,并未能进入更高层,如中国人所谓治国、平天下,大群集体人生中之政治道义阶段上去”。(P56)

大致的感觉,作者认为西方人的社会可能是由“人性本恶”这一理论发展而来,所以才会出现诸多法律来限制人的行为,另一方面,西方社会特别的突出了人的物质性,特别的注重物质文明的发展,强调人的个性等等,所以西方人更外露。而中国人的社会可能是由“人性本善”这一理论发展而来,比较注重责任,突出了人的精神性,强调人的个人修养以及对社会的责任,可以说注重的是人的精神文明的发展,所以中国人更内敛。

西方人好像选择革命多一些,但是他们那里并不是总在一个国家里革命,比如荷兰革命了,荷兰一度非常强盛,后来西班牙革命了,西班牙就上去了,再后来英国革命了,英国就最强大了,再后来就是美国了,就是说在西方,一个国家革命了,那么那个国家就会获得一个飞速发展的机会,但是好像只有这一次,而不是革命一次就可以强盛一次的。而中国历史的发展,朝代的更替,从治理国家的角度看,变化没有西方那么大,但是中国每个朝代都会盛衰的过程,作为整个中国,她始终有盛的机会,而且并不会一直衰下去。

另外一个观点就是中国社会的阶层应该分为士农工商四个阶层,农工商大家应该都很清楚了,士是中国特有的阶层,他们很特殊,平时也许会从事农工商这类的职业,但按中国历史来说,从事农的机会更多些,他们利用闲暇时间(诸如农闲)进行文化学习,他们也可能会从事教师这一行业。在中国士这个阶层自己进行学习,然后可以利用国家给予的“学而优则仕”的机会进入政府,从而实现他们的抱负。另外书中还提到了“皇帝”其实就是士阶层的一部分。

书中还提到中国并没有像西方那样的基督教或者伊斯兰教什么的,她的儒教只能说是一种人道教,教人们日常的行为准则等诸如此类的,但并不会直接和其它宗教发生冲突。比如历史上佛教进入中国,其实就是经过了中国的改变之后才进入了中国,和原来的佛教已有很大的不同。作者也提到了近现代,西学进入中国,那么可能会又是一次改变,肯定会有人把这些西学和中国的传统进行融合,适合中国以后,才会在中国大地上传播,一味的只学西方将不是中国的道路。

书中还比较了儒、道、墨等家,其中印象较深的就是儒家讲如何治理国家,应该算是有为了。而道家讲无为而治其实也是一种治理的方法,所以说从宗上来讲还是一致的。

另外一个提到的就是,中国的士除了自己学之外,还要出行,讲学,一方面可以向其它人进行学习,另一方面也是在影响其它人。即使像道家中人,虽然他们自己并不出行,但是还是要有弟子、朋友来到他们的住处进行讨论学习。

书中提到了中国的历史统治中也存在一些权力制约机制,皇帝下有宰相,宰相下有副宰相(御史大夫),御史大夫下有御史丞和御史中丞,“中丞是处内廷的。换言之,御史丞监察外朝,即政府。御史中丞监察内朝,即皇室。”形成了皇帝、宰相、御史中丞这样一个三角监督机制。另外还提到了“在汉代六百石俸的州刺史,可以监察二千石俸的郡太守。”(P101)但是这样的监督机制并没有完全贯穿中国整个历史,尤其是到了清朝,皇帝极端集权,破坏了这一机制。

书中对中国历史各朝代中士的具体情况以及政府如何选拔人才的机制进行了介绍,尤其是介绍了中国考试制度的来历,认为它就是选举制度的一个变形。

另一个就是乱世出的人才就多,尤其是特别出色的,按我的理解,如果社会非常稳定,那么一个人的一生周围环境就会比较稳定,那么他的学习就比较固定,虽有发展,但不会太大,所以人表现出来的影响就要小的多。但是如果社会处于变换阶段,相当多的人周围环境会发生剧烈变化,那么其中的一部分人就会因为这样的环境变化从而改变自己的学习,或者说他们的实践机会也比原来要多得多了,所以他们中的一部分就可以表现的更加出色了,更加有影响力了。所以才会出现让人感觉到乱世人才多多的印象。

书中还提到了三个圣人。“孟子所举的三圣人,三种不同性格。一是‘任’,近似‘狂者进取’。一是‘清’,近似‘狷者有所不为’。此两种性格正相反。孟子又举一种,非狂非狷,而是一个‘和’。柳下惠之和,像是一中道,而仍有其特立独行之处。此三种性格,缺如一三角形,各据一角尖。”(P320)这三个人就是伯夷、伊尹、柳下惠。

“中国文化传统上有一特殊之点,即对文武观念向不作严格之区分。”也就是说士就应该习武、懂武,乃至向孙子那样的大家。

作者还讲到,西方人研究东西总是把它们划分的很细,有点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的感觉,而中国的东西,很多都是在一起的,比如学习文学、历史、哲学等等,都不能回避中国那多多的历史典籍,其中记录了很多东西。另外,中国的士除了修身齐家治天下之外,搞别的东西也有,比如科学的东西,但他们都不会一味只钻研那些,就好像不会钻牛角尖一样,他们始终会回到修身齐家治天下的。

就暂且写到这里了吧。

2002年十一出游简记

十一出游回来已经有一个星期了,因种种杂事而未能写出些文字。

出游一事酝酿已久,大学毕业之前因为资金有限,只是在很小的范围内走走。工作之后,因第一年给自己增添些硬件设施,占用了大部分资金,所以也还是没有条件做长途一些的旅行。至十一前,资金问题终于解决,所以才开始计划出游。初步打算就是过长江,在长江中下游走走看看。

上海、杭州、苏州、南京以及其它很多城市都是值得去的,于是我开始和在那里工作的同学同事联系,如果把住宿一事解决,就可以省去大笔资金,毕竟还不是很宽裕。原本想先到上海的,因为同学们在十一初都要先回家(他们的家都不在上海),所以就改在了杭州。计划大致如下:10.1-10.3杭州,10.4湖州(有一个很不错的同学在那里,顺便看看),10.5-10.6上海,10.7-10.8南京。走之前在水木清华上找了两篇关于杭州旅行的文章,放到了Platinum上,以供参考。

因为我已经买了一台数码相机,Canon G2,所以摄影的设备是有了,不过只有128M+32M的CF卡,估计是不太够用,所以就向十一不出去的同事借了128M、64M的CF卡各一个。一个不幸的消息是我的CF卡读卡器出了问题,只好找同事借了一个。但是就是这些卡,估计作多可以撑两天,八天的连续作战肯定是不够,一狠心,去了中关村850元买了一个USB移动硬盘盒和一个20G的笔记本硬盘,这下装备算是比较全了。

因为提前约10天左右才确定行程,再订火车票已经是比较晚了。www.036.com.cn已经没有票卖了,郁闷中。幸好在办公室里,我的电话是直拨电话,一个不错的同事刚刚获得消息,有一个铁路的信息台(962586,9:00-20:00开通)可以订火车票。那我也试试吧,3元/分钟,还要放半分钟音乐,真能赚。去上海的票都没了,去杭州的T31(北京-杭州)还有,虽然没有硬卧,但是硬座也可以了。第二天上午由同事顺便一起稍了回来,票价200元,手续费5元。可以出行了,心情也开始不平静了。然后考虑的就是返程的车票,记得在北京站看到的是可以出售12日内返程车票,所以我就在27日下午到了北京站,一问没有,心情更紧张了,然后就在网上查询南京可以订票的地方,找到了一两个说可以订的,赶紧通知南京的同学,让他给盯着些。

30日中午吃完饭,请了半天假,拿着东西就直奔北京站。临上车前,去售票处一问,10月8日的T66(南京西-北京)有硬座出售,赶紧买下,先保证能回来再说。(本来一直想买T86的,苏州-北京,这趟车7:30左右到北京,赶到公司还是来得及的。)然后通知南京的同学,如果能有硬卧买,就买下,实在不行,我这里还是能回去的。

上了火车之后,果然是高峰时期,人确实很多。同座的是一个去上海的女孩子,对面是一对情侣,比我大些,他们去杭州。15:50发车,看着两边,逐渐走出市区,心情慢慢地感觉好了起来。一会儿用Platinum看小说,一会儿看看窗外,我已经有快两年没有走出大城市了(只是在京津往返)。天慢慢黑了下来,只能看见窗外点点灯光了,于是就是附近的三人攀谈起来,尤其是同座的女孩子,在杭州住过三年,给我简单的介绍如何在杭州玩。慢慢地,夜深了,两个女孩子开始睡了,我和对面的男士聊的起兴,基本上一夜未睡到了杭州。

杭州的同学在我出发前就建议我下了火车,先到他那里休息一下。我原以为熬一夜不是什么大问题,所以下了火车买了地图就直奔浙大了,想看看学校的风景。坐着公交车,看着地图,听同座的杭州女孩子说浙大有好几个校区呢(没办法,合并了好几个,还没搬到一起)。玉泉校区是主校区,于是我就来到了玉泉,在大门口拍了几张照片,慢慢地向里走,不是很大,在主席像旁边呆了一会儿。慢慢地感觉到困意,好累,无奈,又乘公交车到了同学的住处。上了一会儿网,吃过午饭,下午睡了一大觉,然后是晚饭。吃罢晚饭,向同学借了一辆自行车,拿着地图、相机,直奔西湖。沿文苑路、文三路、环城西路骑到了西湖边,看了一下地图,杭州确实比北京小的多了,这一段路程大约能有杭州东西向的一半了,在北京,想都不敢想。

来到西湖边,湖滨路开始的一段没有专为自行车准备的车道,所以就在便道上有时推,有时骑。沿西湖的东岸往下走,这边灯光很多,有很多小公园可以看,不过因为是十一第一天,人也是很多。在湖边,呼吸着水边的空气,不像北方那样干燥,那么多尘土。湖边的亭子、树、建筑上都有霓虹灯,加上水中的倒影,很是好看,还有在湖里划行的船。慢慢地向前走着,一边看着景色,一边拍照。中国美院附近有很多酒吧,人气自然很旺。后来走到一个仙女的雕塑前照了很多相片,然后就是钱王祠附近了,有很多牌坊,上面的题字都比较有特色。后来越往南走,人气也越来越少了,后来干脆骑上自行车,沿西湖的南面和西面骑回同学家,感觉南面和西面荒凉了很多,夜里也没有多少人。

2日早晨起来后,吃了同学准备的早餐——肉粽,这是我第一次吃肉粽,味道和北方的用豆沙或者枣做的粽子味道就是不一样。吃饱之后,就下了楼。一看手里的零钱不够,就去买了一瓶矿泉水,换了些零钱。这次南下,感觉比较深刻的就是,这里壹圆的硬币被北方用的多多了。坐上了公交直到黄龙体育中心,因为我从地图上看到黄龙吐翠离同学家是最近的,然后徒步走到黄龙吐翠,一进门就是一个刘海戏蟾的雕塑,然后就是满眼的竹园了,不知为什么,心里总是觉得竹园比树林让人感觉更舒服一些,也许竹子的表面是光滑的缘故,不过令我比较头痛的就是,很多竹子上面都用红色的油漆写了一些数字,我还是想看到更自然的竹林。后来比较有印象的就是月老祠了,不过我既然是一个人独来,就没有必要再细看了,^_^。后来终于看到那个所谓的黄龙吐翠了,本来一个很好的小瀑布(估计还是人造的面大一些),非得加上一个人工的龙头,很煞风景,倒是下面有个石碑上的题字还是很不错。从黄龙吐翠出来,本来想走到宝石流霞的,但是后来不知怎么却一直走到了西湖边,这一路上路过一个餐馆,很有特色,外面的墙上爬着一个巨大的龙虾,应该是陶制品。

从断桥残雪开始走起,因为天气不错,又是十一第二天,好多人。不是冬天,所以残雪也无从谈起了,于是就开始走白堤。道路两旁的花卉很是好看,还有很多蜜蜂蝴蝶,不过我发现有一种蜂,很是特别,比一般的蜂大,身体是深蓝色或者黑色,以前在别处未曾见过。本来看到一个很漂亮的蝴蝶,想多照两张,没想到却有一个男人把蝴蝶打倒在地,周围的人都一起斥责他,后来一个女孩子轻轻的把蝴蝶放到了花丛中,蝴蝶很长时间都没有动,有几个走过来(他们没有看到前面的事情),其中一个一把抓到了蝴蝶,以为自己出手实在太快,很是高兴。我就把前面的事情告诉他了,然后他又放下了蝴蝶,蝴蝶刚被放到花丛中,就拍了两下翅膀飞走了。白堤不是很长,但是在这里看到了好几辆双人自行车在白堤上骑行。然后就到了平湖秋月,不是夜里也就无法欣赏月亮了。来到了西泠书画院,看到了很多篆刻和书法作品,没时间细细地看,之后加紧拍照了,只是人去楼空,只是一些游人,实在没有生气。来到秋瑾墓前,对女英雄早已心生敬意。黄宾虹大师的铜像被有人们摸的浑身锃亮。

又走到了西湖岸边,开始走苏堤了,和苏堤相比,白堤实在是太窄了。苏堤很宽,中间的道路也比较宽,两边的草地上有很多人在上面正在进餐。一路上看的比较多的是一种用竹子的一种小乐器,可以用来吹奏。不过苏堤上的人也比白堤上的多多了,只是慢慢走过,看看两旁的风景。走到了花港观鱼,先坐船到湖心的几个岛去看看,到了岛上,才发现人实在是太多了,也许是时间不凑巧,正好是中午,出岛的人太多了,大家都在排队等船。尤其是三潭印月处,人更是多。好不容易又上了船回到花港观鱼。进入了花港公园,鱼实在是太大了,太可怕了。于是对鱼没有了兴趣,只是一路走一路看花。一边看花一边想,以后有了自己的房子院子之后,再来想想种些花草,应该比养些小动物要容易的多吧。出了公园,到了南山路。雷峰塔是重建的,就没有必要再看了。5点多了,还没有天黑,看了一下公交车牌,还有到钱塘江大桥的,所以就上了车直奔钱塘江大桥,到了那里,一点也没有看到潮水的样子,听江边卖东西的人说每个月的十八(好像是这一天)的潮水还是可以看的。来杭州之前就听说了,今年的观潮有出了些事故。不过钱塘江大桥确实不怎么好看。天慢慢黑了,坐上了一辆公交车,到了市中心武林广场,正好有一个公园,里面有喷泉和雕塑,夜景不错,于是就停下来照了些照片,然后做公交车回同学那里了。走了一天,好累,又上了一会儿网。

3日早晨吃完早餐之后,本来想先去灵隐寺再去龙井看看的。在公交车上和车站上,听两位阿姨说这个时间灵隐寺人很多的,还是先不要去了,下午再说吧。于是我就直奔龙井,正好在公交车上遇到一位自称就是龙井村的阿姨,和她一路闲谈,跟着她就来到了龙井村,她向我介绍了每年什么时候的茶叶最好等等。到了她家,先给我泡了两杯茶,她说一杯是清明前后的,一杯是晚些的,前面的一杯要好些。我正好口渴,一边闲聊一边喝水。在家里,父亲经常喝的是花茶,我也不是经常喝,不是很习惯。不过这绿茶,倒是还可以适应。聊了一会儿之后,就决定在这位阿姨这里买些茶叶了,价格是清明前后的茶叶280元每斤,玩些的180元每斤,记忆里好像比网上提到的价格差不多,另外看看自己带的银子,就要了前者一斤,后者六两。然后就拿着相机到附近拍了些茶树的照片,不过看到了有些茶树长出了花骨朵。拍照之后回到阿姨家拿了茶叶,准备继续出发,阿姨把我送到村边,告诉我继续向南,就是九溪十八涧了。告别了阿姨,自己一路向南。应该说就是山里的一条道路了,人不多,比昨天在西湖上的心情更是舒畅了。道路两旁的山上总是会看到片片茶树林,走不远就会看到小溪,溪水清澈。一边走一边想,以后住到这里来也是蛮不错的,不过转念又想,自己是不是能适应南边的潮湿的天气,算了,不想了,继续走着。走在这自然的环境中,心情不知道为什么就越来越舒畅了。来到了九溪烟树,上面的瀑布很是好看,在瀑布边上稍有些冷(也许是刚才走的出汗,现在有些凉了),由于时间的缘故,我就没有再向上爬,出了公园(顺便说一下,这个公园门票2元,好便宜呀)。后来就做了一辆摩托三轮开到钱塘江边,给大桥和六合塔照了几张照片。然后就坐上公交车,直奔虎跑了。印象较深的有一个是李叔同纪念馆,还有一个就是济公殿了。从虎跑出来,就坐车直奔灵隐寺了,好失误,人多的没法再多了。进去之后,什么飞来峰上都是人,匆匆忙忙逛了一圈就出来赶紧往回赶了。

因为有个不错的同学家在湖州(十一这几天也正好在家,平时在上海工作),在我出行之前作计划的时候,她就热情邀请我去做客,所以4日早晨从杭州同学家出来,就直奔杭州汽车北站做了一辆中巴去湖州了。大约10点到了湖州,然后打车到她家,湖州的出租车还是比较便宜的,6元起步。到了之后,她就招待我休息一下,还给了我一些菱角吃,紫红色的,很有水分的。稍作休息之后,和同学一起到市区吃午饭,一个叫千张包子的店,一开始我只以为千张包子是形容摺多呢,一吃才知道原来这里管豆腐皮叫千张,用豆腐皮包上馅儿,就称之为千张包子。吃过午饭,她领我在市区逛了一下,湖州市区倒不是很大,逛了一会儿就差不多了。然后我们骑车到4路公共汽车站,乘公共汽车到太湖公园。湖州在太湖的南面,来到太湖边,看着一望无际的湖水,才显得西湖的小。不知为什么,这几天却是很热,在太湖边的桥上走的时候,晒得人直出汗,偶尔有从湖面上刮来一些风,稍解热气。湖面上只有一些汽艇和脚划船,好像没有看到手划船,可能使湖面比较大,风浪大些,所以就不让滑了。另外天气也比较热,所以划船的想法也取消了。她向我介绍着,说这里10月1日到3日进行了极限比赛,今天他们都撤了,所以人气大减。后来又做了一次汽艇,比较刺激。从太湖公园出来之后,就回了市里。晚上又赶上了同学家里的家宴。

第二天早晨起来之后,告别了同学和她父母,就又到了湖州汽车站。买了一张到上海的车票,然后在那里等车,这里的汽车站很是正规,有计算机打出的正式车票,每个人还发一小瓶矿泉水,汽车也很不错。坐着汽车,打着盹就到了上海,进了上海,觉得这里的高层建筑是比北京多。从闸北区虬江路车站下来,给上海的同事打了个电话,确定了他的住处,就坐上轻轨到了延安西路站,换乘公交到了同学家。吃了些午饭,就从同学家里出发,直接坐公交到人民广场,然后在人民广场稍微走了走之后,就直奔黄浦江边了,在江边走了好一阵子,才找到轮渡,5角,好便宜,坐着轮渡就到了浦东,黄浦江比海河宽多了,船也很多,说明这里的水运还在继续进行着,而海河现在也就是一个小水沟的作用了。到了浦东,就沿着江边走,一直向东方明珠走去,走到那里之后,天都快黑了。买了一张东方明珠的一层票,上海城市历史博物馆,进去之后,觉得她很是不错的,能够这么详细的介绍一个城市的历史,我想连北京、天津都没有做到,这确实是切切实实的文化一个表现。里面主要是一些蜡像人和很多小布景。等从里面出来时,天色早已经全暗了,照了几张东方明珠的夜景,赶紧往回赶了。

6日上午带着行李就来到了市中心,中午和一个同学在市中心会合。两个人到必胜客要了些冷饮,就聊了起来,一年多没见了,彼此的变化还是比较大的。下午两个人就一边聊,一边赶往上海火车站,没想到在路上就赶上了下雨。到了火车站,买到南京的车票,售票员说没有了。我还以为自己也许会被拦在上海了,这是一个人过来问我们要不要“去南京的车票,他那里有一张K816,我一看就赶紧买了吧。没想到比特快慢了很多,特快也就三个半小时吧,这趟车竟然走了五个小时。晚上赶到了南京,然后坐公交车到南京政治学院。南京火车站很乱,正在修。到了同学那里吃了些晚饭。我和他是初中同学,已经有十年没见到了,自然聊了很多。另外这也是我离开学校一年半之后,第一次住在学校里面,感觉不错。

7日早晨起床之后,和同学来到校外吃了早餐。坐上公交就奔中山陵了。虽然是十一假期的最后一天,可是游人还是不少,天气还是有些热。“博爱”、“天下为公”,现在有几人又能做到。“民族、民权、民生”就更不用提了。到了墓内,因为工作人员没有批准拍照,所以周围墙壁上的文字没有记录下来,过了这个一个多月,没有能记下些什么,大致就是国父的生平。记得就是上山的时候,看到一只石狮的一条腿断了,还有就是两个鼎,其中一个被人摸的锃亮。到了墓后,有机会把中山陵建陵史料展拍了下来,没事的时候,还可以重新翻阅一下。后来从中山陵下来,就去了明孝陵。孝陵里比中山陵明显人少多了,可以慢慢的走了。不过还是有很多人坐在“治隆唐宋”碑下的龟上。后来走到一个碑林,拿起相机一通拍,可以回来慢慢欣赏了,害得同学在旁边等了半天。然后就走到了一处对明东陵的介绍前,介绍的是朱元璋的儿子朱标。我和同学都有些饿了,下午大概一两点了,匆匆忙忙出了明孝陵,同学还说带我到梅花山看看,然后就回市里吃饭,一出门,我们就进了一个入口,没想到进去以后,他说这里好像不是梅花山,走了一阵子,看到了曹雪芹的碑和一些建筑,建筑的名称好像就是《红楼梦》中的名称。终于走到了一个出口,不过这里有一个牌楼,上面写着“太虚幻境”,下面有一个池子,里面有很多细水管,向上喷水,如果你选择某个合适的角度,就会看到彩虹的效果,同学讲话,“够太虚幻境”。出了门才知道这里叫“红楼艺文苑”。然后就返回市里,吃饭回学校了。

8日上午,同学请了假(军校的纪律还是比较严的),陪我出了学校,我们做了一辆公交,后来做了一辆中巴到了南京长江大桥的北岸,然后就在大桥上由北向南走。桥看上去很老了,一共只有四车道,来往车辆不停,都是疯狂的开着。只要一停下脚步,就会感觉到桥在上下颤动着。一边拍着大桥,长江,一边向南走,我又从北岸到了南岸。下了桥,打了一辆车来到玄武湖公园,因为已经过了十一假期,人简直就没法再少了。看着湖水,没有那么多人的纷扰,心情还是蛮不错的。一边慢慢的走着,一边和同学聊着些什么。后来干脆就坐在湖边的草地上聊。聊了很长时间,下午就回去了。后来又在校园里走了走,军校和地方院校还是有很大不同的,不过我感觉最大的差别,这里的女孩子都特别健康,不像在地方院校中长看到的那些瘦瘦的女同学。8日晚,告别同学,坐上了T66回北京,这一夜没睡好,因为玩了好几天的缘故,还是很想睡的,可是不知怎么的,感觉就是没有来的时候舒服,只是在5:–7:00时小睡了一会儿,到了北京,还是很困的。

不过这几天的出游,使我心情变得更好,确实不错。就写到这里吧。

我的一点自我介绍

出生在文革后,父母都是被文革耽误的一代人。生于内蒙古,不过因为住的年头少,印象已经不深了。

五岁的时候开始在天津住(祖父母家),住了两年,并读了小学一年级。父母和妹妹都到了河北省。

后来由于祖父病了,祖母除了照顾祖父,没有时间再照顾我了,我就回到了父母身边。一直到了初中,由于天津市的政策——知青子女可以有一个回津的指标,家里也为我有一个更好的学习环境,就把我办回了天津。

接着就是在天津读的初中后半段、高中和大学,总之感觉到了城市的学校比农村的条件好,大城市的学校比小城市的条件好。另外还好,还算是一路向上走的,学校的条件还是越来越好的,比较幸运吧。

还没毕业就来到北京的一个企业开始了我的职业生涯吧,快有一年半了,比学校里学习的东西多多了,不过还是比较怀念学校里自由的生活。